Amber

大家都写死鬼cp时,我就要扛着大旗逆流而上,写一篇鬼怪夫妇。

【全职/论坛怀旧】八一八老荣耀圈那些温暖的小事

黄初:

阅读注意:


灵感来自天涯八卦的热门帖子《都说圈子无情戏子无义,八一八娱乐圈你认为温暖的小事——谁情薄如纸,谁长情如斯》


原帖在这里,当时看到西游记和邓世昌李鸿章那两段哭瞎:


http://weibo.com/2140585607/Bd3TVo2og#_rnd1405232430256


出现的CP有昊翔、韩张、双花、黄喻、修伞,设定在荣耀关服十年之后,他们的年龄都在四五十岁左右。以下正文:




 


涯叔推荐:


都说圈子无情,可谁情薄如纸谁又长情如斯?


请看今日热帖整理:《八一八老荣耀圈那些温暖的小事》


 


1楼


今天是荣耀关服十周年的日子,还有玩家记得二十年前那批老荣耀圈的人吗?不知道不打游戏之后的他们过得怎样,都是快50岁的人了吧?当年的队友对手还有联系吗?不如,我们就来八一八各自知道的他们那些小温情如何?


 


4楼


 


有唐昊和孙翔的粉吗?我玩荣耀的时候正好是他俩带领呼啸和轮回垄断总冠军的那几年,所以我一直很喜欢他们俩,那时大部分选手都有微博,我还记得那时孙翔的是@轮回-孙翔,唐昊的是@呼啸-唐昊,孙翔经常发各种自拍照、食物照、训练照,一天好几条,唐昊呢,好像号都是队里给建的,从来没发过一条微博。不过,我是他俩的脑残粉啊,唐昊不发微博我还是会关注嘛。


后来,关注了很多年,直到荣耀关服,直到微博退役,唐昊还是没有发过微博,就连他的关注列表里都一直只有一个人:@轮回-孙翔。


再说说孙翔的微博,斗神很多微博都会圈唐昊,有时是一桌丰盛的饭菜,有时是一张自以为很帅(好吧,他怎么都帅)的照片,有时是一句很无聊的吐槽,甚至是单单一个字“切”。我不知道唐昊会不会看孙翔的微博,我想他大概开都懒得开客户端吧?不过后来我再去翻孙翔的微博,看到每一条上都有唐昊的点赞……


高冷与逗比坚持这么多年,真的算一对儿奇葩。


而且最近我发现孙翔这奇葩的行为历经二十年不倒……


最近不是又有一种类似微博的社交玩意儿火起来了吗,对就是球球,好多人都在用啊。我两个月前注册的,后来在上面胡乱搜索时看到了孙翔也在玩,是真的孙翔,有他近期的照片,还是那么帅,但是成熟多了,是成熟的大叔了。我花了一个晚上,翻遍了他的所有球球,哭了。


他抛出的每一个球球里,都圈了一个叫唐三打的人,球球的内容和多年前他微博的内容一样逗比,不是自拍照就是各种念叨。我本来想点进唐三打的球球看看唐昊,可一点才发现根本没有唐三打这个账号。想来也是,以前唐昊建微博多半是给战队逼的,现在他又不是名人了,当然不会和孙翔一样玩这种东西。


不过,我不再怀疑唐昊是不是会看到孙翔丢给他的球球了,20年了,我相信孙翔的一切他都在意、都会去看,他可是他的孙二翔啊!


PS:孙翔的球球账号是一叶之秋,不用谢我。


再PS:如果你们被帅大叔的闪光弹闪瞎了,不要怪我哦!


 


 


18楼


我是Q市一三甲医院肝胆科的护士,生得晚错过了荣耀最鼎盛的那几年,不过Q市的骄傲霸图战队还是知道的。前几年住院部收了一因为急性胆结石要动手术的病人,我一看表上填的“韩文清”,就立马申请当了他的管床护士。真的是他,我们的队长韩文清,那时他45岁,胆结石发作起来有多痛大家知道,可是我看到他的时候,他完全不像普通病人那样缩在床上呻吟,虽然比纪录片上老了一些,但是看他的第一眼,我脑子里就蹦出一句话:这就是荣耀的拳皇啊。


他住的是单人病房,我去给他量体温血压的时候病房里还没有其他人,但沙发上整齐地放着一件叠好的外套和一个男用包,我问他韩先生您的家属呢待会儿需要家属签手术同意书(我不敢告诉他我是他的粉丝)。他眉头轻轻皱了起来,额头上还有不少冷汗,看来是真的痛得不行了,他说家属在楼下麻醉科找医生,一会儿就来签。


刚一说完,他说的“家属”就回来了,是张新杰。


如果不是护士,我觉得我肯定会跳起来冲到楼下去跑圈,那是张新杰啊,我少女时代的第一男神啊。他走了过来,很礼貌地对我笑,我让开后,他在床边弯腰不知和韩文清说什么,说了很久,声音很小,但他一直保持着大幅度弯腰的姿势,还不断为他擦拭头上的汗。


签同意书的时候,管床医生问张新杰和病人是什么关系,他没啥表情地说是伴侣。医生不信,不让他签,结果他从包里拿出一张结婚证明,外文的,我看不懂,但后来医生看了之后同意他签了。


韩文清的手术安排在入院第二天,前一晚我凌晨4点去给他抽血时,发现张新杰居然坐在床头,手拽着他的手,我想没人不知道他的睡眠习惯吧?我跟他说,张先生,韩先生现在还没手术,您不用守夜的。他摩挲着韩文清的手说,他痛得睡不着。


手术之后,有6个小时不能动的时间,这6个小时很麻烦,一方面病人因为麻醉效果没过,很容易睡过去(可睡过去可能就醒不来了),一方面家属必须帮病人活动腿脚,不然形成血栓会死人。韩文清回病房之后,张新杰整整忙了6个小时,他弯腰在床边,一边给韩文清按摩小腿和脚,一边小声地喊他的名字。好多次韩文清刚一闭上眼,他就在他耳边唤“队长,队长”,真的是一刻都没停。后来6小时过了,那时差不多已经是晚上9点了,但韩文清的营养液、消炎液要一直不间断地输,我毕竟是管床护士,就跟张新杰讲您休息吧,输液我看着。他很疲惫,但是还是谢绝了,那晚上,他又是整夜没合眼,袋子里液体没了立马叫换药护士……


手术后的第二天,韩文清能下床了,张新杰一手举着输液袋一手扶着他慢走着活动,我觉得他可能有两天没睡了,但是韩文清醒来看到他时,他眼里完全没有疲惫的神情。


五天后,韩文清要出院了,趁张新杰办出院手续时,我问了一个憋了几天的问题:韩先生,您做手术为什么只有张先生一个人来?他想了一会儿,昔日拳皇脸上的刚毅被温柔取代,他说:新杰不想麻烦其他人,我这次住院,他谁也没告诉。


他们走了之后,我一个人哭了好久,其实我已经结婚生子,但是那时我突然有种感觉,原来我的青春从来没有褪色过,他们依然在我的世界里熠熠生辉。


 


29楼


去年冬天带孩子去云南旅游,在大理看到孙哲平和张佳乐了,就他俩。


以前听说退役之后孙哲平开始做房产,生意越来越很大,后来好像还开始投资电影电视剧,北京的朋友可能更清楚吧?张佳乐退役之后好像整个人都消失了,不知道他在干什么。孙哲平一直没有结婚是大家都知道的,40多岁的钻石王老五吃香得不行,前几年坛子里也有扒那些娱乐圈富商与十几二十岁女明星的绯闻,他不仅和好多女明星都传过绯闻,甚至还有说娇嫩的男明星都爬过他的床。


看帖子的时候,我就觉得不可能,反正我就是不信。


我有个跑财经新闻的记者朋友,我问过他关于孙哲平绯闻的事,他说这个圈子水太深,圈子外的人说多了也不懂。我又问那你觉得孙哲平是个怎样的人,他反问我:“你是他的粉丝,你对他的了解远胜过我,如果你相信他不是传闻中乱搞男女关系的人,我想我没有理由也没有立场反驳。”


听了他这话,我觉得很安心,我是孙哲平的粉丝,我相信我的自觉。


后来我就在大理看到了经常在电视上看到的孙哲平,和靠在他身边、我很多年没有看到过的张佳乐。


那天是在大理的民族街上,云南的冬天不冷,他俩都穿得不多,张佳乐当年的酒红色头发已经染回了黑色,可后脑上还是有小小一戳“小尾巴”。我装作最普通的游客,跟在他俩后面走,看到他们走过一个饮料铺,孙哲平买了一杯花茶递给张佳乐,张佳乐喝了一口又递到他嘴边,他笑呵呵地就着吸管喝。张佳乐正面看比二十多岁时老了一些,可侧面却和当年一样好看,孙哲平咬着吸管看着他笑,那眼神里有什么,你们试试去看自己挚爱之人就会懂。


后来天公不作美,太阳阴了下去,风吹着有点冷。当时张佳乐走在前面,他好像想去看街边一个卖工艺品的摊,结果孙哲平伸了伸手,抓住他的小尾巴往后轻轻拉了拉,他一回过头就被抓住了双手。孙哲平将他的手放在手心中呵气,他笑嘻嘻地不知道在说什么,我就看到孙哲平拍了拍他的脸,然后两人又并肩往前走。


这一路,孙哲平就没再放开过张佳乐的手,他牵着他,后来还将他的手放进了自己的大衣口袋。


回到客栈之后,我就在想啊,这些年我一直相信我年轻时的男神是个深情的人,果然没有相信错。


 


37楼


先说说我的工作吧,我在H市机场上班,负责统计机场来往客流信息。今年清明节前一天我上班,查看客流表时看到了叶修的名字。我是嘉世和兴欣的粉丝,他可是我第一偶像,那天看到他的信息后我就突然想查查他这几年还来过H市没,结果系统给出的答案却让我很吃惊。


原来,每年清明节前一天晚上,他都会飞到杭州,有时是从北京,有时是从广州,还有几次是从国外转机而来。我想他是不是在H市有什么去世了的朋友?这个朋友肯定和他关系不一般,要不他怎么会二十年不间断地从各个地方飞来?


我想知道他的这位朋友是谁。


清明节当天,我很早就去了H市的公墓,在墓园里等了一会儿后,果真看到了没有刻意换上黑衣服也没有捧着花的叶修。我看到他往一块墓碑走去,然后坐在那儿,我不敢靠近,只能凭他嘴角的动作推测他在说话。也没多久吧,他站起身来,走时还朝墓笑着挥了挥手,那时我就觉得,墓里的人一定是他很亲密很亲密的朋友。


他走之后,我走近看了看,墓主人叫苏沐秋。


我去公墓管理处询问,一个守了几十年墓的老人跟我说,大概是二十多年前,每到清明节,刚才走的那男子都会和一个漂亮的女孩儿来看他(苏沐秋),后来女孩儿不知为啥总是在清明节前一天一个人来,女孩儿登记的名字是苏沐橙,看名字应该是他的亲戚。清明节当天那男子会来,从来不带什么慰问品,就这么空手着来,坐一会儿就走,可他们都坚持了二十多年,中途没有断过一年。


我想,这个苏沐秋可能真的是沐橙的亲人吧?不知道他和叶修只见有些什么故事,会不会是曾经一起在拓荒期闯荡网游的朋友呢?如果他没有去世,会不会也和叶修一样成为传奇呢?不管怎样,叶修现在在我心中变得不一样了起来,他不仅仅是那个总爱开嘲讽的四冠大神,他还是一个情深的男人。


年轻时喜欢过他,真好。


 


42楼


楼里有蓝雨的粉没?我在新开服的网游妖界中看到黄少天和喻文州了你们信吗?


其实我不知道他们是不是本人,但是前面那楼的说要相信粉丝的自觉嘛,我就来扒了。


是这样的,我有次在城里看到两个顶着夜雨声烦和索克萨尔ID的剑客和术士,当时我就激动了,现在还会用这名儿的,不是剑与诅咒的粉丝就是剑与诅咒本人啊!我是一个中型公会的会长,立马发了拉他们入公会的申请,但是很快他们都拒绝了,夜雨声烦还丢了一堆解释过来:对不起啊小兄弟我们不加入公会的。


冲着秒回与不带标点,我顿时想到了黄少天的名字,不过人家不加公会也没法,总不能逮着人家硬来吧?没想到几天之后在一次抢怪中,我们整个公会撞上了他俩。


我们公会的副会长是个学生党愣头青,看着他们只有两人而且装备还不错,就在语音里召集所有人先爆了他们,我就愣了那么一会儿,回过神来就看到百十号人已经将他们围起来了。


我急忙跑过去,喊停是不可能了,我那时就想着看看他俩到底是不是我们蓝雨粉心中的神。在冲进人群时,我觉得我回到了多年前蓝雨的夏天……


在无数物理伤害魔法阵之中,剑客夜雨声烦挥动着一把泛着冰蓝色光芒的剑,他站在索克萨尔面前,剑挡得掉的,用剑斩断,剑挡不掉的,他用身体去硬扛……这场屠杀在两分钟之后告终,索克萨尔和夜雨声烦都成了幽灵,他们的装备也掉了一部分。


在副会长一声令下捡装备之前,我动用会长特权强行让整个公会退出战场。二十年了,剑客还是像骑士一样守护着自己的术士,只是这一次,老去的剑客再也不能像当年一样意气风发地护着术士全身而退。


可即使这样,他们也是我心中,永远的蓝雨之神。


 


50楼


42楼说起妖界,我想起上次我遇上的可能是叶修本人。


也是在城里,我遇上一个顶着君莫笑ID的人,这名字对咱荣耀粉来说太过特别,于是我就跟着他进了一不用打怪纯属游玩的图。


进图之后,我发现他其实不止一个人,他身边还有另一个角色,ID叫秋木苏。玩过妖界的都知道,这游戏允许一个玩家在练级时带上另一个玩家,也就是说能够一人同时操作两个角色,很多人为了升级快都,会在不在线的时候拜托关系铁的兄弟带自己练级。当时我觉得,如果君莫笑是叶修的话,这个秋木苏可能就是他朋友的一个号。


游玩图不比打怪图,玩家在里面不用担心敌人或者系统怪物的突袭,所以我跟在君莫笑后面,他好像也觉得无所谓。那一下午,我看到他带着秋木苏一会儿在大树下打盹儿,一会儿在湖沼里划船,夕阳时分他们还跑去了半山腰看日落。


晚上,我老婆摧我吃饭时,君莫笑还和秋木苏待在半山腰,之前的系统通知当晚那里看得到流星。


登出游戏后,我觉得可能那个君莫笑并不是叶修,因为如果是叶修的话,他这种游戏狂魔干嘛不练级呢,而且妖界的一人带一人设定本来就是为了方便练级,他不练级干嘛还带着朋友的号呢?


不过,看了37楼提到的“苏沐秋”,我好像明白了什么……长情如斯,希望我们和他们一样,都能做到吧。


 




农村的小花园拍的

不吐不快

Queensberry:

本来不想在这个纯文库的LFT上放这些糟心的吐槽,但是今天实在是不吐不快。等我心情平复之后会来删了它的。


说实话几天我的首页很神奇的没有被全职刷爆,但是作为代价,凡是被转到我首页上来的都不是什么很令人愉快的东西。


刚刚结束的学期里因为学业的缘故看了一些伯尔曼先生的书,其中提到一个世俗宗教的概念,大致是说即使是一个普通的观念,一旦人们以宗教信仰式的心态来对待它,那么它就能够被算作是一种世俗的宗教。


当初看到这里的时候我并不真正完全的对这个观点信服,只是普通的觉得有趣,心想按照这个理论,当我们在网络上开玩笑说某某圈这个邪教的时候,说不定也未必就只是一个玩笑呢。但是到了今天,看到某条“全职大法好”的跪拜视频的时候,回忆起几个月前的这个想法,我顿时被惊出了一身冷汗。


我能理解许多同好们对这个故事的热情,也理解许多行为对于诸位来说是这种热情的出口,但是当我们在选择这个出口的时候能否再谨慎一些呢?写作同人,绘制图/漫,或者是产出一些正能量的段子,我认为这些方式始终是要比无意义的用tag来刷屏、或者在贬损别的作品的基础上搞创作来得更好一些。我希望更多的人,即使他们对《全职高手》一无所知,在听到这部作品的名字的时候,第一个想到的还是“这是一部很好的作品”,而不是“这部作品的圈子里全是些刷屏的神经病”。


很不幸,在我所结识的一些并不看这部小说的人中,目前大多数都秉持着第二种想法,即使我同他们解释了许多,他们也认为这只不过是我和我身边的人的少数特例而已。


当然也有的人会说,我不会写文,不会画画,我什么都不会,除了刷屏表达我的热情与兴奋之外我什么都做不了。但是,你所说的这些都仅仅是二次元里的部分而已,倘若你真的不仅仅将这部作品当作另一个位面的故事,而是你生活中不可割裂的一部分的话,至少你还可以在三次元里做更多的努力,以期在某一日别人向你问起《全职高手》的时候,你可以问心无愧的说,它使我变成了更好的人。


瞧,这是不是比让别人厌烦自己首页上不停出现的没有意思的、或者带着对别的作品有意或无意的恶意的段子有意思多了。


《全职高手》吸引我之处,正在于它隐约的真实质感,里面每一个人都那么的生动,仿佛某一天出门我就可能与其中的某一个擦肩而过一样。故此我并不想要做任何的谴责,因为许多行为都是建立在这种真实感之上的、自然的情感流露,并且我愿意善意的认为其中并不怀有主观的恶意。但是我始终认为,区分好小说与现实还是有必要的,一则是对自己有裨益,二也是对身边其他人的尊敬。“不想看我刷屏就双向啊”这样的话,我还是认为不太稳妥,尤其是在被刷屏影响到的人当中有真心实意的朋友的时候。毕竟相交一场,其中付出的许多情谊并不能如此衡量。


况且当我们最开始说“安利”的时候,一定是怀着单纯且真诚的、想要这么好的做品被更多人知道和喜欢的念头的。可是冷静下来想一想,刷屏真的有用吗?至少我个人的体验是,其他我并不了解、对题材本身也没有特别兴趣的圈子的刷屏,除非是真的对作品的剖析,或者是这部作品带来的正能量,或者至少至少是相关的图文,我都是很不喜欢的,而倘若有人在WB之外更加私人的场合,比如QQ上,再进一步进行狂轰滥炸的话,即使那个人是我最好的朋友——倒不如说是最好的朋友才更容易如此——我也会不由自主地对这部作品产生厌烦。因此,我也斗胆的推测,许多人在遭受名为安利的刷屏的时候,未尝不是怀着这样的心情的。


所以,就当是做为了《全职高手》作品本身,为了身边那些因为喜欢才不断容忍着自己的朋友,甚至只是单纯的与人为善,请在行为的时候稍微谨慎一些,好吗?


最后,关于“邪教”的说法,在最初的时候我也怀着与许多人一样无所谓的心态,认为这不过是一个玩笑而已,毫不放在心上。但是回想起先前提到的伯尔曼先生的观点,再结合那条跪拜视频,我是真的被吓坏了。我必须承认自己在某些问题上过分的洁癖敏感,一直以来都对一些网络上流行的词汇感到反感,所以在一开始我就不喜欢这样的说法,而到了现在几乎能够称得上厌恶了。当我们在玩笑中说着“邪教”的时候,肯定没有任何一个人想着让它变成一个真正的邪教,也因此我觉得跪拜一类的做法,实在是有一些过分了。表达喜欢的方式千千万万,为什么一定要用最不稳妥的一种呢?只有这一点,我是无论如何都要明确的表示反对的。


言尽于此,希望诸位,连同我自己在内,在做任何事情之前都真正的做到能想一想,好好的想一想。